文交所存废成艺术品交易领域最受关注的话题

作者:微社区  时间:2021/3/14 18:39:49 热度:83

  2011年对于文交所来说,是疯狂的一年。风风火火的上马、份额化交易模式的创新、大量热钱的涌入都繁荣了这一市场。然而,在市场热情极度膨胀、交易乱象频现之时,呼唤理性投资成为必然。年底国务院出台“38号令”对市场进行规范,虽然这一政策发布“震”住了“野蛮生长”的艺术品股票市场,但是,明年文交所是存还是废,仍是艺术品交易领域最受关注的热点话题。

 

  镜头回放

 

  暴涨暴跌

 

  年初于天津文交所上市的《黄河咆哮》发行价格定为600万元,发行数量600万份。历经几轮爆炒,3月24日《黄河咆哮》作品的“市价”,已由发行时的600万元狂飙至1.12亿元,增值近19倍。

 

  此后,艺术品股票没有按照投资人的想象一路暴涨,而是遭遇了波动的洗礼。8个月后,《黄河咆哮》单价跌至2元上下,“如果有人在最风光的18.7元接手,财富缩水将超八成”,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此前,媒体曾报道,有投资人以130万元进场交易,最后仅剩22元惨淡离场的结局。“让多数投资者输钱,甚至倾家荡产是赌场不变的原则,文交所也不例外。除了文交所的股东和少数操纵交易的圈内人士以外,多数参与者一定被剥得精光。”武汉大学法学教授孟勤国对此评论道。

 

  市场调查

 

  违法经营

 

  除了对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质疑之外,国家文物局致河南省文物局的一纸书函,让众多投资者对文交所产品的可靠性也失去了信心。

 

  今年4月底,国家文物局致函河南省文物局指出,郑州文交所销售的首批份额化产品中的《王铎诗稿》、《全辽图》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致使该文交所的交易从最初的暴涨到全线跌停。7月27日,天津文交所又发生在产品申购前一天被天津市文物局书面通知,齐白石《花卉草虫》四条屏发售被紧急叫停的现象,让人不禁对文交所发售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产品的评估过程产生疑惑。 行业内幕

 

  频改规则

 

  “交易规则朝令夕改”成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重要罪责。国家相关政策法规的空白造成文交所“各自为政”的现象,专家表示,频改甚至临时变阵的交易规则,本质上就是文交所自己制定游戏规则自己坐庄。

 

  而在文交所频繁修改的交易和发售规则中,针对非上市首日价格涨跌幅比例限制的修改尤为集中。此前,天津文交所发布的《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暂行规则》中提出,艺术品份额交易非上市首日价格涨跌幅比例由此前的10%调整为5%,还没等到开始实行,3月17日,天津文交所网站就再次发布公告称,将非上市首日艺术品价格涨跌幅比例由15%调整为10%。而深圳文交所此前也在短时间内将单日涨跌幅限制为10%,月涨跌幅限制为20%。

 

  不可否认,文交所逐步缩小涨跌幅比例限制,根本上还是希望通过此项数据的修改避免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市场波动过大。但事实上,“这不能起到遏制炒作的作用,只是用空间换时间而已。”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

 

  行业动态

 

  退市缺陷

 

  “经过每一个交易日的集合竞价和连续竞价阶段,如单一账户收购的份额达到67%时,就触发强制要约收购,该账户有权利也有义务收购其他份额。要约收购人支付余款后,即获得该件艺术品的持有权,该艺术品将退市。”这是天津文交所发售份额产品最初制定的退市规则。而此后一系列事实却证明,艺术品股票在退市机制上存在严重缺失,导致份额化产品极有可能出现价格一再炒高但却难变现的情况。

 

  湖南文交所的“退款风波”也印证了这一点。今年8月15日起,因6月初成功发售的份额产品在曾经承诺的二级市场的交易时间迟迟不能兑现,湖南文交所开始受理退款申请。但份额化产品能否如期变现问题并非一个简单的退款措施就能解决的。

 

  记者直击

 

  集体维权

 

  今年8月,从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交易模式面临首次投资人集体维权事件开始,投资人开始意识到用法律维护自己在这个市场中权益的重要性。对于一般金融市场的投资行为来说,风险和利润并行,投入资金有一定的损失也属于正常现象,而负责该案的北京邦道律师事务所主任武绍智特别强调,“此次提起的诉讼,主要针对的是文交所的交易规则存在的不公平现象。交易所作为市场主体,自己制定交易规则从法律上具有不公平性,必须经过非利害关系人评定以后,才可以作为客户与文交所签订合同、参加交易的规则”。

 

  此后,在天津、泰山、北京汉唐、深圳等文交所进行份额化产品投资的投资人都“坐不住”了,陆续开始组成各种维权组织,并以此对抗在市场中“一手遮天”的文交所。而这些维权组织也成为“38号令”颁布后帮助广大投资人发声的主要组织之一。 业内声音

 

  失去热情

 

  艺术品进入金融市场并不困难,画廊、拍卖公司等形式在我国已经发展多年,艺术品交易一、二级市场也基本建立,成为高收入人群投资、玩票的平台。但是由于准入门槛较高,普通投资者往往被拒之门外,此时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模式的出现迎合了他们这一需求。然而,艺术品股票真能让普通大众分到艺术品增值的一杯羹吗?事实证明,这只是一厢情愿。

 

  除了清理整顿这一让投资者心灰意冷的市场之外,相关部门也应该正视那些散户投资者难以发泄的投资热情,引导市场开创低风险、低成本的新型艺术品投资模式,供应数量大、积极性高的小额艺术品投资市场。

 

  “38号令”

 

  从天津文交所开始尝试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之后不久,业内就传出国务院将颁布政策整顿这个混乱市场的消息。直到11月24日,国务院终于下发清理整顿全国交易所的“38号令”,引起了行业内的巨大震动。

 

  “38号令”中发布的“五不得”每一条都直指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市场,连“文交所”本身存在是否合理合法都作出了明确的规定,给了全国各家文交所“当头一棒”。

 

  对此,各家文交所虽然纷纷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但都不可避免地遭遇了跌停的局面。继北京汉唐文交所、泰山文交所产品相继跌停之外,就连自称手握国务院金融创新“尚方宝剑”的天津文交所的产品同样“跌跌不休”,难逃被清理的命运。目前各文交所已经收到当地证监局的发函,要求填报关于交易所的交易类型等情况,但尚未收到具体整顿细则。此前有报道引用相关监管部门人士的话称,多个相关部门针对文交所的具体整顿细则将于近日出台,类证券化交易模式或被全面叫停。

来源:西安晚报

关键字:

欢迎关注公众号

相关标签:
发表您的观点

还没有留言,来占领沙发吧!
Analytics